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娘的绝学
师娘的绝学

师娘的绝学


  黄蓉在武林中号称「中原第一美女」,嫁於郭靖后居於桃花岛上,十六年后,
郭靖由於到中原去抗元护宋,所以和两个徒儿大小武住在岛上,大小武是郭靖夫
妻在十年前收下的徒弟,都已十五、六多岁了,大武敦儒长得体格健壮,威武勇
猛;小武修文则长得英俊非凡,武功更是了得,黄蓉对他更是疼爱有加。

  就在郭靖离开岛上后第七天清晨,黄蓉独自在桃花林中散步,清晨阳光照在
艳丽绝美的黄蓉脸上,她已三十多岁,正值风韵成熟,既有少女般的娇态,又有
少妇的风采。因怀了三个月身孕,小腹微微隆起,原本高耸诱人的双峰亦因乳腺
肿涨更显得硕大饱满,乳头也因近日逐渐分泌出白色乳汁而变得更加柔嫩敏感。
由於分泌出的乳水经常湿透胸罩令黄蓉感到很不舒服,且敏感的乳头也禁不起布
料摩擦,加上丰硕双乳全部裹在奶罩里也觉得呼吸困难,所以黄蓉最近开始穿起
布料少又轻薄的胸罩。

  此刻黄蓉身披一件透明的白色薄纱,柔腻如脂的胴体在清晨阳光照射下无所
遁形。胸前一对高耸傲人的丰乳半裹在小小的粉红奶罩下,每当黄蓉轻移莲步时,
丰乳就随之摇晃颤动,两粒尖翘且红艳欲滴的乳头也淫靡地曝露在胸罩外面,将
胸前的薄纱高高撑起。下半身是水蛇般的细腰,细腰下是迷人的肚脐和微微隆起
的小腹,小腹下丰硕翘凸的肥臀上是一件粉红色的轻纱小亵裤。

  这小亵裤布料极少,正面仅能勉强遮住凸起如坟的三角私处,一小撮柔软阴
毛覆盖在隆起的阴阜上,仔细睇视,还能清楚看到蓬门紧闭,足以令天下男人泄
精蚀骨的销魂窟。再向下是一双修长丰腴的大腿。小亵裤后面仅有细长如线的丝
条系在柳腰之上,胯间一条则从私处绕过臀部,紧绷陷入股沟之中,整个肥臀一
览无遗,春光无限。由於经年练武,全身体格均匀窈窕,无丝毫赘肉,可说黄蓉
身材是十分冶艳性感的,已达至「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的完美境界。

  黄蓉最近为了丰腴双乳因怀孕肿涨而心烦,想到以后生了孩子,还要亲自喂
奶,不知乳房何时才会恢复原状?忽然想起昨晚所作的一场梦,黄蓉不禁粉脸通
红,吃吃癡笑,见附近有一块平滑大石,黄蓉便走过去斜坐於上,开始回想昨晚
那场春梦:在梦中,黄蓉屈腿盘坐在浴盆中洗澡,正洗得浑然忘我时,突觉背后
伸出一双怪手摸到胸前。

  黄蓉惊呼一声,顿时吓得手足无措,低头见自己丰腴挺拔的双乳已被一双男
性的大手揉搓爱抚着,嫣红乳头随着大手的姆指与食指一阵捻搓,迅速翘然挺立,
变得更为红艳性感。黄蓉玉体在陌生男子的拥抱猥亵下,全身像触了电似的,不
禁往后一仰,方才瞥见身后的男子是自己素来宠爱有加的小武。

  小武俊脸贴在黄蓉耳鬓,调皮地说:「师娘!让徒儿来给你洗,保证让你魂
消极乐…。」话未说完,小武就把黄蓉两条玉腿轻轻抬放到浴盆外,左手继续搓
弄玉山,右手则缓缓伸进小腹。

  黄蓉笑骂道:「小坏蛋,差点吓死我了!好好伺候师娘来着,不然小心剥了
你的皮!」突然胯间深处处传来阵阵愉悦的快感,原来小武的指头已经潜入阿里
不达海沟搅动了…。等到黄蓉惊觉后,才发现自己大腿根处竟湿漉漉流出一滩液
体,双峰胀得发痛。

  想到这里,黄蓉更是面红心跳,春情荡漾。她不禁伸出左手隔着薄纱开始揉
搓发胀的丰乳,极端敏感的乳头哪经得起黄蓉的一阵抚弄揉搓,顿时双乳更觉得
肿胀难过,像要从奶罩中跳出来呼吸似的,乳头也开始汨汨渗出少量的乳水来。
黄蓉愈是想起先前春梦,淫荡的心更是如小鹿乱跳,私处变得又烫又痒,好像那
个地方被蚊子狠狠叮过一口似的难受。

  她斜坐在大石上,掀开轻纱裙摆,用右手将已经湿淋淋的小亵裤褪下,褪下
的湿热小亵裤散发出浓烈的淫水骚味和一股香甜的女性体味,黄蓉嗅到自己小亵
裤散发出的骚味,更加春心激荡,不自禁张开两条丰腴修长的大腿。这时阳光照
在黄蓉的整个裸体上,映衬得肌肤更加娇艳雪白,高耸坚挺的双乳几乎全部从小
小的粉红胸罩中蹦出来,腾腾跳跳地看起来极为顽皮,两粒艳红的乳头上有小颗
乳汁沁出,红白相映,更觉垂涎欲滴,秀色可餐。

  而覆盖於阴阜上的一小撮乌黑柔软的阴毛,在柔滑圆润的小腹和大腿映衬下
油亮生光,更显得妖艳魅惑。稀疏阴毛掩不住下面迷人的销魂洞,肥腴的大阴唇
半开,中间露出兴奋而充血的两小片殷红蛤肉,那两片蛤肉似乎正一翕一张地从
缝中吐出蜗涎般的透明淫液,有些已淹到臀沟,滴到石上。只见黄蓉抬起右手,
使出家传的「兰花拂穴手」,紧并食指中指,探向胯间,朝着娇嫩无比的小花蕊
轻轻点去。

  「兰花拂穴手」是桃花岛的独门绝技,不传外人,专门点穴,讲究「快、准、
奇、清」,出手要优雅轻盈,行云流水,最忌蛮力狠辣,才算练得到家。这黄蓉
自小便熟练「兰花拂穴手」,手指轻巧灵活,点穴又快又准,已臻随心所欲的境
界。现在施展「兰花拂穴手」来爱抚自己的嫩穴,可说是小试牛刀了。只见黄蓉
灵巧的手指不断朝自己的嫩穴上「轻拢慢捻抹复挑」,这敏感柔嫩的小花蕊正处
在极端亢奋的状态中,怎经得起「兰花拂穴手」的挑逗抚弄?

  早已淫水氾滥,高潮不断,朱唇微张开娇喘呼呼,粉颈轻仰,玉颜霞飞,银
牙细咬,凤眼微瞇,轻纱裙已褪至腰际,整个下身都赤裸了。滴到石上。只见黄
蓉抬起右手,使出家传的「兰花拂穴手」,紧并食指中指,探向胯间,朝着娇嫩
无比的小花蕊轻轻点去。「兰花拂穴手」是桃花岛的独门绝技,不传外人,专门
点穴,讲究「快、准、奇、清」,出手要优雅轻盈,行云流水,最忌蛮力狠辣,
才算练得到家。

  这黄蓉自小便熟练「兰花拂穴手」,手指轻巧灵活,点穴又快又准,已臻随
心所欲的境界。现在施展「兰花拂穴手」来爱抚自己的嫩穴,可说是小试牛刀了。
只见黄蓉灵巧的手指不断朝自己的嫩穴上「轻拢慢捻抹复挑」,这敏感柔嫩的小
花蕊正处在极端亢奋的状态中,怎经得起「兰花拂穴手」的挑逗抚弄?早已淫水
氾滥,高潮不断,朱唇微张开娇喘呼呼,粉颈轻仰,玉颜霞飞,银牙细咬,凤眼
微瞇,轻纱裙已褪至腰际,整个下身都赤裸了。


  无心经过的小武这时正躲在不远之处偷看黄蓉自慰,这桃花林是桃花岛的禁
地,除郭靖夫妇外,别人是不准进来的,所以黄蓉敢穿如此暴露的衣物在这里爱
抚自己肉体。小武经常在夜里溜到陆地上游玩,早上才潜回。这次偏偏鬼撞墙而
误闯禁地,竟发现师母黄蓉正在自慰。

  小武心里想:「师娘是个烈性女子,被她看到就不妙。」

  只见师娘黄蓉身披薄纱几乎全裸,半坐半卧倚靠在大石上,右手手指不停搓
弄阴穴,小亵裤扔在一边,娇哼声不断从红唇中发出,左手则不断揉、捏、挤压
双乳,乳头甚至溅出数滴乳汁,显得双乳更是妖艳性感。小武正值十五、六岁,
血气方刚,精力过剩,看到这幕景象,不禁目瞪口呆,血脉贲张,心跳加剧,竟
尔忘了自身存在。

  只见他朝着黄蓉方向缓缓挪动脚步,好像想蹲到大石下面看个清楚。黄蓉眼
角无意瞥见小武现身,突然羞得不知所措,想到自己发浪的淫态和裸体被徒儿看
见,而且是梦中将自己抚弄得爱液横流的小武,一种异样的感觉竟从体内兴起。
这时黄蓉发现小武正睁大眼睛紧叮着自己裸露的双峰和大腿根处,不由粉脸通红,
急忙将大腿并拢,左手掩住双乳,右手遮住阴户。

  可女人手小,深陷的乳沟和丰硕的高山那能全部遮住,浑圆柔软的小腹下面
也有几茎幽草隐隐约约从指缝中露出,更显得充满挑逗媚惑。她见自己贴身的小
亵裤扔在一边搆不着,想到此刻正光着屁股,岂不是羞死人了?便红着脸娇声对
徒弟要求将小亵裤掷给她。小武拾起那小亵裤,本以为是一条小手帕,等摊开后
才知道是女人穿的贴身衣物。

  摸在手上湿湿黏黏的,才发现小亵裤上有一滩如蜗涎的液体,又见亵裤上沾
了一些污泥细沙,知机不可失,想拖延时间留下来多看几眼师娘诱人的裸体,便
对黄蓉说:「师娘,这小亵裤既湿又髒,怎能穿?徒儿先替你洗洗晾乾吧!」

  黄蓉聪明黠慧,心想:「你这小子故意装糊涂,想趁机佔我便宜呀!」可此
时亵裤握在人家手里,如何离开这个地方?又担心小武将今天的所见的情景宣扬
出去,且敏感私处和乳头刚经过手指爱抚调弄,高潮虽过,快感余味犹存,一时
觉得酸软无力,似乎站不起来,也需要一些时间休息调养,只好含羞答应了。

  黄蓉望着小武奔到附近小溪清洗她的小亵裤,登时粉脸又起霞红,心里突然
兴起异样感觉,她想我贴身沾满淫液的小亵裤被握在年轻小伙子手里搓洗,好像
是赤裸裸地横陈在男人怀里任他轻薄玩弄,真是羞死人了!这一想,她觉得私处
又吐出淫液,不禁低头瞧见自己阴毛覆盖下的嫩屄又开始蠢蠢欲动,她气这个小
浪货真是淫浪得太不像话,便轻轻一掌朝嫩屄拍下,以示薄惩,谁知这一掌的力
道虽然轻微,可柔嫩饱满的嫩屄在幻想的淫梦下已经变得十分敏感,如何经得起
这轻轻一拍?

  这一拍虽然有点痛,却震得整个嫩屄受到刺激,快感迅速传到子宫深处,嫩
屄变得更红更热更痒,两片濡湿柔软的小阴唇微微颤抖着像鲤鱼张开小嘴吐气,
淫水断续一抖一抖地从缝中流出,连躲在肉缝里的阴蒂也受到刺激而膨胀得红润
发紫,似乎渴望玉手来爱抚几下。黄蓉不禁又惊又气,一边还思索着要如何善后?

  这时小武已经将黄蓉的小亵裤洗好,奔到黄蓉面前。两人距离只有一臂之远,
黄蓉身上虽然披着薄纱,手掩双乳,两条玉腿也已经紧紧并拢弯曲,斜坐在大石
上,可白里透红的肌肤和毛细孔竟都清晰可见,简直是一幅美人春醉图。

  黄蓉见小武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又见他直盯着自己身体吞口水,胯间顶起如
帐棚,知道他正迷恋自己身体,处在兴奋状态,乍时心里一横,计上心来。她问
小武:「你知道师娘为何在这里吗?」

  小武道:「徒儿不知。」

  黄蓉低头红着脸道:「你也知道师娘怀孕,最近因为胸部肿胀发痛,平常穿
的胸衣裹起来又热又湿,觉得呼吸困难又很不舒服,且那个地方分泌物也少量增
加,为了让身体舒爽一点,所以师娘穿这种衣服,你懂吗?」黄蓉说完这些私密
事,抬头见小武一边认真听,一边盯着她身体看,脸更红了。

  她接着很害羞地说:「这桃花林是禁地,除我和你师父外谁都不准闯入的,
所以师娘才敢穿这样出来散步。谁知走到林子里面,竟有几只蚊虫钻进薄纱中狠
狠叮咬我,你看…,」黄蓉说着拿起晾乾的小亵裤给小武看,「这小东西布料这
么少,原本图个方便凉快,谁知竟给这些蚊虫有机可乘,它们不咬别的地方,偏
偏咬我的…」说到这儿黄蓉害羞得说不下去了。

  小武见师娘吞吞吐吐,欲语还羞,心里一震,很想听她再说下去,便接口道:
「师娘,你说下去呀,今天的事徒儿发誓不会对他人提起。」

  黄蓉见小武机灵,心中一荡,淫念陡起,可说出这种事委实令人害羞,但也
顾忌不得了。只听她娇滴滴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对小武说:「这可恶蚊虫竟咬在
我那个地方…。」

  小武一听,几乎晕倒,师娘竟敢说这种话?他不信。

  黄蓉见他神色怀疑,只好豁出去了。她将小亵裤举到小武面前,指着亵裤上
的小丝带说:「你看,这小丝带贴近那个地方,有穿好像没穿,那蚊虫闻到酸鹹
味,就钻进来咬了。」黄蓉说完,也不等小武反应,就低垂羞红的俏脸,转身面
对小武,一把掀起下半身透明的薄纱,大腿微张,於是阴阜上一小撮柔软阴毛和
飘散着女人淫水味的那个地方,赫然呈现在小武眼前。

  这小武是怀春少男,精气充盛,何尝见过女人私处?登时如五雷轰顶,摇摇
欲坠,潜伏在裤裆里的小和尚也顶天立地,状如火山苏醒,随时有喷出滚烫岩浆
之可能。

  第三章:牡丹花开

  黄蓉从来不曾将自己的的那个地方呈现在丈夫之外的男人眼前,现在竟大胆
暴露在徒儿面前,一方面觉得羞愧交加,不知小武会怎么想,一方面又觉得亢奋
莫名,不听话的小浪货又开始制造淫液。

  小武乍见师娘肥美香嫩的淫屄,情不自禁轻叹一声:「好美!」凡是女人都
渴望男人讚美,愈是漂亮的女人愈是喜欢听男人当面讚美她,黄蓉自不例外。

  黄蓉听见小武讚叹她的私处很美,疑虑尽消。可她还想多听几遍,便娇羞问
道:「你说什么?」

  「徒儿说师娘真美!」

  黄蓉再逗他:「那里美?」

  小武怕说出会让黄蓉觉得他无礼下流轻薄,便不敢接声。

  黄蓉装着生气:「你再不说,我生气了!」

  小武见她撒娇有少女气息,知道说出她不生气,便道:「是师娘的嫩屄很美!」

  黄蓉听到「嫩屄」两字,不禁淫心荡漾,师徒的距离似乎更近了。

  她听了很多人讚美她容貌美丽的言词,但听多也麻木了,连丈夫郭靖也只讚
美她容貌,每次行房做爱,郭靖都草草了事,从来没仔细欣赏过她的嫩屄,更别
说是讚美她的嫩屄了。

  现在从小武嘴中说出,黄蓉竟觉得十分受用,她从来不知她的嫩屄如何美,
就又含羞问小武:「是怎 的美呀?」

  小武不知如何形容,只好说:「阴毛稀疏柔软,不见杂草丛生,唇缝紧闭,
含丹内敛,饱满多肉,衬上雪白大腿和浑圆小腹,真是美呀!」

  黄蓉听小武这么说,知道他并没有仔细看清楚自己的嫩屄,否则淫液流出以
及微露的阴蒂,他怎么都没提到?且说出的言词含糊笼统,缺乏特色,但已经有
够淫秽露骨了,心里感到满意,便害羞得不再逼问了。她摊开小亵裤,就在小武
面前先后抬起双脚再把小亵裤穿上,穿好后黄蓉依旧慵懒斜倚在大石上,两手不
再遮掩,好让小武尽情看饱她似全裸的高耸丰乳以及饱满微凸的私处和肥臀。

  过了一会儿,小武见黄蓉没有继续讲蚊虫如何咬她,便问黄蓉:「师娘,你
先前的话尚未讲完呢!」黄蓉见这小子沈不住气,心中暗喜,就想故意挑逗刺激
他。只见黄蓉又再坐起,虽然小武是站着,但黄蓉坐在大石上,所以小武的胸部
和黄蓉坐的位子高度相当,且两人之间只有一臂距离,故能清清楚楚看见黄蓉的
动作和姿势。

  黄蓉坐对小武,撩起薄纱褪到腰边,修长玉腿和包裹肥臀与私处的小亵裤都
猥亵的展现在小武眼前。

  「你看这小亵裤的丝带…」黄蓉一边说,一边害羞的侧身坐着抬起雪白大腿,
好让小武清楚看见她丰臀下的迷人股沟。

  小武一听黄蓉说要他看亵裤的丝带,如何不把握机会,他将头往前伸,又近
了一尺,几乎要碰到黄蓉的脚趾头了。「你看,这丝带太细,都陷进去了…」黄
蓉大胆说出,禁不住又是一阵臊热,想到自己竟这么大胆将淫秽的私处暴露给年
轻的徒弟看,嫩屄又开始不听话的蠢蠢欲动了。

  小武依照黄蓉的话看过去,只见透明的细小丝条正紧紧贴在股沟之中,靠近
阴部的地方,小丝条因紧绷的关系真的深深陷入阴唇里,两片肥美红嫩的大阴唇
都暴露出来了。由於距离更近,这次小武可以清楚看到陷入肉缝的小丝条上有淫
水渗出,肥美红嫩的大阴唇上也好像湿湿的。再稍微往后看,黄蓉的屁眼在小丝
条的掩护下似乎正在一张一缩的蠕动,觉得既淫艳又冶荡,真是极为宝贵养眼的
镜头,觉得人世间的山水风景都不如此刻所见,可以百看不厌。他那里知道这是
黄蓉淫兴大发,嫩屄和屁眼已经不听大脑指挥所做出的反应呢。

  黄蓉忍着害羞娇声问:「你看,我那个地方是不是红红肿肿的?」

  小武双眼始终没有离开黄蓉这么好看的嫩屄,随口便答:「是呀,红红肿肿
的。」他不知道黄蓉的嫩屄在先前已经使用「兰花拂穴手」挑逗抚弄得极端敏感
兴奋,之后又经掌力轻轻一拍,嫩屄当然是红肿娇艳得十分可爱。

  黄蓉说:「这是可恶的蚊虫咬成的。」

  小武听黄蓉这 一说,不禁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情:「一定又痒又痛吧…。」

  黄蓉见徒弟竟相信她说的话,心中大为高兴,态度就更加大胆不顾忌了。只
听她娇滴滴的说:「那个地方是很痒很热,是痒到心里热到心里,只是不会痛哦。」

  小武不懂黄蓉话中的暗示,回答说:「我们桃花岛有各种外敷的良药,师娘
为什么不拿来擦?」

  黄蓉害羞地娇笑着:「傻小子,那些药刺激性强,容易伤害皮肤,我那个地
方怎么消受得起?再说若将这些药擦在嫩屄上也可能会伤害到肚里的胎儿呢。」
当黄蓉娇羞地在小武面前提到「嫩屄」时,她的嫩屄好像也真听懂她说的话,竟
开始搔痒难耐,淫水如涌,似乎在呼唤黄蓉快点来爱抚调弄她。

  「你的小嫩屄快受不了了呀!」小武一听,觉得师娘说的有道理,因为他曾
经不小心将万金油擦到自己的小肉棍上,结果又热又辣,害他痛了一整天。

  「那怎么办呢?」小武问。

  这时黄蓉的嫩屄已经痒得快受不了了,她娇羞地说:「那只好暂时用手止痒
了…」说着,黄蓉左手往下一伸,就在小武面前将刚穿上的小亵裤又褪了下来,
妖艳的赤裸裸的下身给小武全看进去了。

  此时黄蓉再也不顾羞耻,她伸出右手迳往私处探下,再改用食指中指,向两
片濡湿柔软的娇艳小阴唇轻轻地揉搓下去,一边娇喘轻哼地对小武说:「师娘小
嫩屄好痒好热,实在是受不不住了,只好用手指解决,你先前所看到的,就是这
个情景。」

  小武信以为真,他见黄蓉用灵活的手指调弄自己的嫩屄,小阴唇的嫩肉随着
手指的拨弄揉搓而翻进翻出,好像蝴蝶的翅膀忽开忽合,淫水亦随之从肉穴里涌
出,这景象极是妖媚冶艳,害得小武的小肉棍突突跳,又热又硬,将帐棚顶得老
高。忽听得黄蓉娇呼一声,肥臀挺得高高,小腹连续收缩,随后全身剧烈抖动数
下,淫水从小穴中大量喷出,几乎溅到小武头上,然后黄蓉就软绵绵地往后卧倒,
手指缓缓离开潮湿的嫩穴,静止不动了。

  小武一惊,以为黄蓉晕倒,大叫「师娘你怎么了?」黄蓉才粉脸害羞的又坐
了起来,摇手说没事。

  小武可看糊涂了,黄蓉知他似懂未懂,傻傻的,又含羞娇媚地笑起来:「小
武,你看师娘的小亵裤是不是湿湿的?」

  小武拾起黄蓉脱下的小亵裤一摸,湿黏黏地还散发出独特的气味,闻了感觉
有说不出来的舒服,他如何知道这是黄蓉分泌的淫液中带有雌性荷尔蒙,是诱惑
雄性的媚药。黄蓉娇声对他解释:「这是我那个地方在又热又痒时所分泌出的琼
液,这些琼液可以暂时消解嫩屄被蚊虫叮咬所产生的骚痒红热,因为是从女人最
隐密的私处流出,所以这琼液又叫淫液,懂吗?」

  小武先前已经很清楚看到这些淫液是从黄蓉一抖一颤的嫩穴中流出,经黄蓉
一说,再也相信无疑。他见黄蓉丰臀所坐的石上有一滩亮晶晶淫水,就说:「师
娘赶快将这滩淫水涂在嫩屄上,等一下乾了可惜!」

  黄蓉听他说傻话,咯咯娇笑道:「傻蛋,师娘的嫩屄现在舒服些了,不需再
抹,想要,还有呢!你看,这小嫩屄不是褪红了?」小武低头睇视黄蓉双腿展开
下的小嫩屄,肥美大阴唇已逐渐恢复成幼嫩的粉白色,小阴唇也缩进肉缝中几乎
看不到,屁眼也不再一奋一缩,看来是真的好些了。

  第四章:回风拂柳

  在所有徒儿中,黄蓉对小武是最锺爱也最亲近的,现在黄蓉抛却羞耻心,将
自己赤裸的玉体和最隐密的私处呈现在小武面前,并巧心示范解说,小武如何不
知师娘的情意?可碍於严厉不苟的师徒规矩,虽然他被黄蓉逗弄得心猿意马,五
脏如焚,却不敢再得寸进尺,他心里想若能继续维持这种状态,就求之不得了。
而黄蓉也正想着:今天难得机缘有此邂逅,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刚才自己在小武面前裸露私处发浪手淫,竟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快感,害
得自己飘飘欲仙,全身毛细孔都尽数敞开颤抖着,直到事后犹回味无穷,且那残
余的甜美滋味此刻仍驻留在嫩屄中,有一股想卷土重来的欲念正暗中蔓延滋生,
这些体验充满新鲜的刺激诱惑,都是和郭靖在一起时没有发生过的。所以黄蓉也
千般舍不得。

  还是小武先开口了:「师娘,刚才您好像晕倒,淫液流出好多呢。」

  黄蓉见他说得认真,粉脸通红,垂着头娇声说:「是小嫩屄很舒服才会这样
子……,你想想,蚊虫咬你后,你用手搔弄痒处,舒不舒服呢?」黄蓉见小武点
头同意,便继续娇声说:「小嫩屄皮肤柔嫩,神经特别敏感,你刚才也看见我的
手指动作了,这地方是我们女人性欲最敏感之所在,小嫩屄怎受得了,她就不听
话泄出来了。」

  小武见师娘说出这 露骨的淫话,见她粉脸红腮,似春柳秋月,妩媚艳丽至
极,真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吃了她,这 一动念,裤下的小肉棍竟抖了数下滴出几
滴精液,他才知道女人的性欲和男人是一样的。

  小武又问:「先前师娘抚弄嫩屄的指法既好看又特殊,是哪一门功夫?」

  黄蓉一听,心想这小子淫色当头还不忘记武学,也是难得。更清楚知道小武
是想藉机多看她甜美的嫩屄如何蠕动开合还有淫泉出洞的妖冶景色。她轻抬臀部,
换了坐姿,修长丰腴的玉腿合并弯曲成Z字形侧坐,如此一来,半个肥臀就离开
地面了,圆浑的弧度曲线隔着薄纱清晰的展现在小武眼前,臀沟分明,肥美阴唇
以及乌黑柔软的阴毛都半掩半露。

  由於侧坐,小武也清楚看到黄蓉胸前那对丰硕双乳的侧面,虽然双乳有一半
裹在小小透明的乳罩中,但近看也好像没穿一样,黄蓉的双乳坚实饱满,高耸如
云,近似尖笋形状,是男人的最爱,尤其是那尖尖翘起,挺立在胸罩外面的两粒
乳头,由於怀孕的缘故,乳头大如葡萄,颜色粉红,润泽生辉。照理,怀孕女人
的乳头都会变黑,为何黄蓉不是?这是因为黄蓉体质天生特异,且桃花岛上种有
桃树万株,当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落英缤纷,积地赢尺。

  黄蓉每次洗澡沐浴,都会捡取很多桃花瓣泡在水中。自古桃花就有养颜美容
的功效,唐朝武则天就是最忠实的爱用者。黄蓉天天用桃花养颜美容,滋润皮肤,
所以她全身上下肤腻如脂,粉里透红,吹弹得可破,连大小阴唇都是粉红得妖艳
欲滴,更别说是乳头了。

  小武见黄蓉这般体态姿色,竟尔意乱情迷,一时忘了身在何方。黄蓉见他癡
癡地盯住她全身上下扫瞄,不禁得意极了。要知,没有女人不喜欢男人看她的胴
体,因为这是至高无上的恭维,也容易激起女人心里的欲念。

  黄蓉笑说:「亏你看得仔细,我是用兰花拂穴手。」

  小武也笑着说:「是呀,徒儿真笨,师娘的嫩屄像兰花娇艳美丽,自然要用
这套功夫对付了。」

  黄蓉见他嘴巴说得这么甜,嫩屄不禁一紧一缩,感觉又上来了。她娇声说:
「想不想学哦?」

  小武当然想学,这是天下独门武功,不学才是傻瓜。

  黄蓉见小武点头,粉脸含春,娇声道:「师娘现在怀孕,不方便腾跳使力,
好在这门功夫全在讲究指法,师娘先前用兰花拂穴手对付自己的小嫩屄,颇有心
得,我就教你几招好了。」练武要有靶子,如练拳要有沙包,现在黄蓉练招竟要
用自己的小嫩屄做靶子演练给小武看,可说是千古未有的奇事。

  黄蓉掀起薄纱,褪至腰际,坐姿不变,只见她将左腿轻轻抬起然后徐徐张开,
那诱人且香甜娇美的私处又再次呈现於小武眼前。只听黄蓉说:「小武,仔细看
哦,师娘这一招叫「回风拂柳」。」黄蓉说完,旋即伸出纤细修长,嫩如青葱的
手指,轻轻朝着自己的嫩穴探去。

  黄蓉动作快,小武眼睛更快,他看见黄蓉手指伸向她自己的嫩穴时,说时迟
那时快,两片娇艳欲滴的小阴唇已奋然从大阴唇中脱颖而出,一开一合便咬住了
黄蓉食指,黄蓉不敢怠慢,食指迅速由下而上从两片嫩肉中抽身而退。这个动作
快如流星,迅如闪电,一招之中藏有数招后劲,同时其余四指并未空闲,当黄蓉
食指捺进小阴唇嫩肉里面时,中指、无名指、小指也跟着探向蠢蠢蠕动的屁眼和
会阴之间,而那拇指则轻轻点到小嫩屄上方的阴蒂。

  就在黄蓉的食指从被咬住的小阴唇中抽出时,中指、无名指、小指也随着从
屁眼、会阴轻轻回扫到小阴唇上,拇指也如蜻蜓点水般迅疾离开阴蒂。这几个动
作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但这招「回风拂柳」是兰花拂穴手的绝顶功夫,微挑、
暗拂、回拢、淡扫、疾点、轻揉、缓搓、各种指法都用上了,黄蓉使出时,如行
云流水,风过疏林,灵巧曼妙全不着力。

  只这么一招又连续使上三遍,黄蓉娇滴滴的小嫩穴看来就挡不住了,只见艳
红的小阴唇震颤抽搐,断断续续抖出淫液,屁眼也跟着一奋一收地忙个不停,挺
立於小阴唇交会处的阴蒂初如红豆大小,忽地竟翻身如花生米大,红艳发紫,真
是妖艳淫靡,荡人心魂。黄蓉一时娇啼数声,声如黄莺出谷,她见小武还盯住她
的小嫩穴啧啧惊叹,竟觉得十分害羞淫荡,便娇声劝他不要再看了。

  小武见黄蓉只使出一招兰花拂穴手就这 厉害,不禁啧啧称奇,又见师娘嫩
穴和屁眼的反应如此敏锐多感,一旦受到人家好处便急忙「涌泉以报」,好像是
一个有知有觉的生命体,更是爱慕有加。

  见师娘羞红了脸,更是怜惜心疼,恨不得将她温软的玉体抱在怀里安慰一番。
他听到黄蓉劝他不要再贪看她的嫩屄,便回答道:「师娘,您以前教我们读唐诗,
记得李白《独坐敬亭山》里有两句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现在徒儿有
幸能亲览师娘香嫩甜美的嫩屄,也是「相看两不厌,只有小嫩屄」呀!」

  黄蓉回复先前侧坐的姿势,见小武愈说愈不像话,却觉得很是喜欢,也开始
更加大胆放肆了。黄蓉美目一扬,嘴边含笑,娇声问道:「你怎知人家的小嫩屄
是香嫩甜美来着?」

  小武见师娘愈来愈浪,真是骚入骨头了,便顺水推舟说:「师娘小嫩屄香嫩
甜美,是徒儿臆测的。」

  黄蓉大奇,道:「说来听听。」

  小武指着隐藏在薄纱下,那臀沟分明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小嫩屄说:
「师娘臀沟阴唇都沾着汗渍淫液,散发出来的味道独特,远远闻到就感觉很是舒
服,先前徒儿拿师娘小亵裤去清洗,就嗅过,很香的。」

  黄蓉想到自己的亵裤被小武嗅过,说不定还被狠狠舔过,感觉就像是自己的
小嫩屄已经被他嗅过舔过一样,不禁心湖一荡,小骚货又流出淫液了。

  这小武正指着黄蓉的嫩屄说话,发现师娘微张的嫩屄中又蜗涎绵绵,涓涓不
绝,不禁笑了出来,问师娘怎么回事?

  黄蓉见小武取笑她,只好害羞一笑,不便回答,心里却气恨自己的小浪货太
不争气,总爱在关键时刻给她出糗,真恨不得再赏这个小浪货一巴掌。

  小武见师娘不语,知她害臊,就继续说下去:「刚才师娘使出兰花拂穴手中
的一招「回风拂柳」,您的小嫩屄就招架不住,泄精投降。俗说「江湖是老的辣」,
师娘嫩屄肤色如婴儿,可知极嫩。」

  黄蓉一听,觉得这样好,嫩屄皮肤幼嫩,敏感度才强,才可以享受无尽快感
高潮,若嫩屄老了,还能叫嫩屄吗?又听小武说「因为嫩屄香嫩自然也就甜美,
天下事物都是如此。人称师娘是「中原第一美女」,徒儿以为师娘的嫩屄也是
「中原第一嫩屄」……。」

  听小武说完,黄蓉芳心大悦,觉得小武很会讲话,似无半句奉承之意,竟对
自己拥有「中原第一嫩屄」的称号感到骄傲。她和郭靖的闺房生活是单调呆板的,
每次行房,憨厚的郭靖都视如攻城作战,一点温存情调都无,连做爱前的甜言蜜
语和爱抚都不懂,也不会欣赏她全身性感丰腴的胴体。

  结婚后这十六年,她从床第间所获得的快感与满足,寥寥可数,所以对性交
不感兴趣。自从七天前郭靖离开桃花岛,黄蓉倍觉寂寞,三天前洗澡时,她无意
中使出「兰花拂穴手」扫过私处,小嫩屄竟敏感得做出剧烈反应来回报她,害她
欲仙欲死,回味无穷,方才知道一个人自慰也会有莫大快乐。

  这两天她试着用「兰花拂穴手」调戏自己的嫩屄和双乳,都获得十几次高潮
快感,她发现自己的小嫩屄真的有够骚,有够飢渴,对「兰花拂穴手」的要求简
直是贪得无餍,淫秽的胡思乱想就此渐渐萌生,竟在昨晚做了被小武奸淫的春梦。

【完】